张一咸

生而为人

すみません

最想说出口的话

今天对着电话的另一头,终于忍不住崩溃大哭:妈妈,其实我过的不好。
妈:阿璇,最近还好吗?
我:妈妈,我最近挺好的
最近回答过数十遍这个问题,今天怎么就忍不住了呢,妈妈,其实我过的不好啊。

不声不响,不痒不痛?

你们什么时候才敢哭
我 只有在洗澡的时候,才敢哭出来
不声不响,不代表不痛不痒
最近的压力可能快把我压倒
陌生的城市,陌生的公司,不上手的工作,带有敌意的同事
我好像又回到了实习生的时代,战战兢兢怕做错一点事
热情的和同事说早安,也得不到她们一句回应
所以今天一个人吃晚饭的时候,真的好想放声大哭,可我不敢啊,我不敢在人前哭啊
你们快来安慰一下这样的我

有时候想起来你的好,嘴角竟然一直在上翘。

有种人啊,但凡对方表现出一点点的不在意,不回应,她就想要收回她那颗想要付出的心。
一颗心太敏感,不敢放肆地表达感情,就越发地想表现出不屑的模样,把头埋进沙子里,瞒过了所有的人,却好像怎么也瞒不过自己。
可是怎么办呢,她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了,如果你给她的是完完全全的冷淡,也许她的心会变得坚硬,可是明明还能感受到你还在意她。所以这种在意又好像不在意的态度,她恨极了。


【慢半拍】,我不等你了

是长苏哥哥要出来了吗?

平行世界是不是也有个人在爱着你呢?

感谢G20,上海的天最近好的不要不要的。